落日六号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生日快乐呀

说到了尼采,你却问“你踩了什么。”
这句歌词绝了。

世界上大概真的有巴别塔。

想搞一个策展人/艺术管理的喻×现代艺术黄……然而只是想想……所以有没有类似的好看的文啊……

马克笔练习。
黄少角度色彩有参考在p2

丙烯马克笔试用

很久之前,久到已经忘记的摸鱼,那时应当还是冬天。
估计不会细化了,因为当时想象的那种在人海中看到一眼又分开的温柔感觉已经无法再记起。
喻黄两人无论怎样,都能让人感到属于岁月的美好味道。

临摹塔科夫斯基和田中达之

被“长日入夜行”这个名字洗脑了,但同样也割舍不掉“地球最后的夜晚”。
如果这是人世的最后一天,请让我死在梦里。
毕赣的令我着迷之处并非那些似梦似幻,当然这些同样让我沉醉,但最让我无法抑制的喜爱的是他散发出的少年气。这太珍贵了。少年气可以是朝气,可以是愤怒,可以是童心,但无论哪一种都是对于世界的好奇与诚恳。
记得一位老师说中国文化是太沉重了,我们太过于去纠结某一种想法或行为所要承担的文化意义和社会责任,而轻视了也许是最本源动力的喜爱。